成人教育機構違規 一些學員深陷“培訓貸”

國內新聞|來源:中國青年報2019-06-18 11:17:54|網絡編輯:劉婷

  高中畢業的趙翔一直想提升一下自己的學歷。

  2018年,他在網頁上搜索“提升學歷”,找到了“上諾教育”(北京上諾天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網站。該公司網站上有成人繼續教育的內容介紹。據說該公司可以幫著報名入學,還提供學習資料。后來,他來到位于北京市朝陽區朝外SOHO A座的上諾教育,交了2.5萬元,報名國家開放大學、北京交通大學的專科和本科繼續教育。

  數月后,趙翔不僅上學的愿望落空了,還要月月還貸款。

  和趙翔同樣境況的年輕人不在少數,從2017年開始,一些以做成人繼續教育為主的機構出現違約事件,因涉及“培訓貸”,讓眾多維權學員陷入“兩難”。

  繳了學費沒學上 考卷到處是錯字

  趙翔記得,繳費簽協議的時候,上諾教育的老師承諾,3年半內可以拿到這兩個學校的畢業證書,2018年底就可以在中國高等教育學生信息網(學信網)上查到他專科入學的學籍信息。

  可到了2018年年底,趙翔并沒有在網上查到學籍。上諾教育老師回復他是“批次原因”,因為趙翔報名時間較晚,要延后才能查到。

  趙翔開始等待。其間,他收到了上諾教育寄來的“官方試卷”,讓他答好后寄回。試卷內容與人力資源、馬克思主義等課程相關,“內容挺多,足足做了三天。”但卷子上有許多錯別字,這讓趙翔有一個不好的預感:“一個正規的大學怎么可能提供滿是錯別字的試卷呢?這些內容莫不是上諾教育自己印刷的?”

  等到今年4月,上諾教育的老師直接回復他說沒有報上名。這讓趙翔很惱火,提出退款,上諾教育簽了退款協議,承諾在今年5月7日之前退款。

  同樣遭遇的非只趙翔一人。去年6月,秦菲通過上諾教育報名長春理工大學的專科和北京交通大學自學考試的本科,但卻一直沒收到入學通知。

  去年8月,上諾教育的一位老師通過微信和秦菲聯系,請她提供身份證原件,因為專科學校報名時要采集信息。身份證寄出半個多月才被寄回來。今年年初,這位老師又通知她帶身份證,去北京市順義區現場采集指紋,用以報名本科學校,但那次采集信息并沒有成功,“現場的人說機器壞了,錄不上指紋。”

  “去的地方是一個寫字樓的辦公室,現場也沒有北京交通大學的老師,只有上諾教育的一個老師。”今年3月,秦菲和家人來到上諾教育在大興區的辦公地點(位于在大興區亦莊經濟開發區榮昌東街甲五號隆盛大廈C座),一間幾平方米的小辦公室里,放著一排長桌,幾名員工圍著桌子辦公。

  一位老師說沒有報上名,可以退款,雙方簽了兩份協議。其中一份“歸還協議”上承諾在4月22日前退還全部學費,還寫明“超過天數將按每個自然日10%總額的利率賠付乙方”。

  另一份“協議”則寫著,“退費以雙方自愿為原則,簽訂協議后,雙方均不能與(應為“于”)公共場合、媒體、網絡平臺、雜志媒體等資訊場合談論該事件,一經發現,視同構成誹謗。”

  但到了規定日,秦菲仍未收到退款。之后,一位姓尚的律師說,退款統一延期到5月底,而這個說法同樣說給了不少來申請退款的學員。

  “培訓貸”纏身不得不還錢

  沈飛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培訓上“栽跟頭”了,去年,他和愛人分別在“博學教育”(博學北京國際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和上諾教育報名,希望提升學歷。但今年春節過后,博學教育突然“人去樓空”,目前警方已經立案調查。

  這兩家教育機構都為學生提供了“分期貸款”的支付方式。報名博學教育時,沈飛通過“海米管家”App,做了分期付款。當時,博學教育還讓他簽署了一份風險告知書,上面列出“申請人不會以商品或服務質量不符合申請人與商戶間約定或商戶之間的其他糾紛等理由拒絕還款。申請人承諾自愿承擔因借款逾期所產生的一切后果”的內容。

  還有一些學員通過庫分期等平臺貸了款。博學教育“人去樓空”后,剩下的是一群交了錢上不成學卻還要“還貸”的學生。

  沈飛查了自己在央行的征信情況,發現上面顯示他在海米管家上辦理貸款。自己正準備買房,需要銀行批貸款,雖然上不成學,但還是要咬牙把一期期學費繳完。

  一些學生找到海米管家,其客服說,他們也是受害者,金融機構將費用一次性支付給了這些教育機構,如果學員不定期還款,就會產生信用風險。兩個月前,海米管家客服對博學教育的學員表示,可以暫停還款、不上征信,逾期還款產生的利息可以免除,但本金還是要歸還。

  而上諾教育的學員發現,他們所交學費的一小部分被轉給了個人——上諾教育的法定代表人“潘玉梅”,剩下的大部分學費通過不同的平臺辦了分期付款。

  趙翔向上諾教育繳納了10%的首付款后,剩下的2萬多元學費在海米管家辦理了分期貸款,“這個東西納入個人征信,不還不行。”他目前還在每個月定期交還這筆貸款。

  海米管家是重慶愛海米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平臺,該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股東為重慶海學易企業管理中心和上海米么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除了博學、上諾,被媒體報道有消費者認為違約或疑似跑路的教育機構里,還有“學霸一對一”“言客英語”等機構也通過海米管家平臺為學員提供貸款。

  沈飛曾通過平臺詢問海米管家的客服人員,為何和博學教育進行合作,對方表示公司對博學教育進行過資質審核,但由于博學經營不善造成的問題,海米管家無法進行預估監管。

  在今年3月,中消協發布的《2018年全國消協組織受理投訴情況分析》中曾提到,與歷年相比,2018年投訴事件出現了新問題:在傳統預付式消費涵蓋的各領域,出現捆綁金融消費信貸式的新營銷模式。中消協認為,在此領域可能滋生“預付式+消費貸”纏繞疊加的新的侵害消費者權益問題。

  在中消協投訴部工作人員謝龍看來,這種提前支付款項承諾提升學歷的教育機構,也是在用“預付款”的方式讓消費者支付學費。中消協發現,在家政服務、裝修房屋、美容整形、教育培訓等消費領域,經營者在宣傳時,往往把自己提供的產品和服務描述得十分美好,并有意淡化貸款壓力,甚至以無息貸款作為誘餌。

  消費者通過經營者推薦的金融機構貸款預付高額費用后,往往在出現商家不履行承諾、服務縮水、甚至關門跑路等情況時,才發現金融信貸條約中含有各種高額違約條款,消費者享受不到服務的同時仍需繼續償還金融貸款,消費者權益受到嚴重損害。

  明明只是“教育咨詢”機構卻做“教育培訓”

  目前,上諾教育在大興區的辦公地點已經在5月下旬關門。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聯系上諾教育,一位姓王的行政工作人員表示,“公司沒有跑路,”只因學員給公司門口加了鎖,影響了正常辦公,他們還在找新的辦公地點。

  但一些學員卻告訴記者,5月21日,他們去上諾辦公點退款未果,怕這家公司跑路,把東西搬走,才在大門外加了鎖。王姓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因為把許多學員的學費交給了合作的報名機構,所以現在手上也沒有充足的資金可以退費,要等到公司能正常營業,有現金流后才能辦理退費。記者詢問和他們合作的第三方機構是哪家,公司是否有辦學資質時,他表示并不知情。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上諾教育的經營范圍包括“技術推廣服務;教育咨詢(不含出國留學咨詢及中介服務);企業策劃;會議及展覽服務;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不含演出);市場調查;經濟貿易咨詢。(企業依法自主選擇經營項目,開展經營活動;依法須經批準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后依批準的內容開展經營活動;不得從事本市產業政策禁止和限制類項目的經營活動。)”

  也就是說,涉及教育領域上,該公司只能提供咨詢服務,并沒有培訓等經營權限。沈飛曾打電話詢問相關部門,得到的回復是這家公司沒有辦學資質。

  有學員向記者出示了其與上諾教育簽定的合同,在這份名為“2018年北京上諾天宇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學歷教育輔導協議書”的合同上,上諾教育收取的費用包含“注冊”、“輔導”及“報考費”,并承諾一定期限內學生通過全部課程,獲取相關的學歷證書和學位證書。對于貸款事項,合同未注明是與哪家公司合作。

  2018年新修訂的《民辦教育促進法》規定,國家機構以外的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利用非國家財政性經費,面向社會舉辦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的活動,適用本法。舉辦實施學歷教育、學前教育、自學考試助學及其他文化教育的民辦學校,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按照國家規定的權限審批;舉辦實施以職業技能為主的職業資格培訓、職業技能培訓的民辦學校,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按照國家規定的權限審批,并抄送同級教育行政部門備案。

  上諾教育注冊地在北京市朝陽區,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北京市朝陽區民辦教育網上查詢已注冊的培訓機構名單,但并未搜索到上諾教育。同樣在相關民辦教育網上也沒找到博學教育。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告訴記者,這種機構明確收學費、報名和“保過”,按照國家要求一定要有民辦教育許可證,“目前看,這家公司只能收取咨詢費用,如果沒有相關部門審批的資質,開展成人學歷教育培訓已經違規,應該受到處罰。”陳音江建議,消費者可以去該公司注冊所在地的教育部門進行投訴。

  學員們發現,目前,上諾教育的官方網站上,對自己的介紹是“一家做消防工程師的培訓機構”,早前成人學歷教育的字眼已經不見。但在上諾教育微信公眾號上,還清晰地寫著“專注于成人學歷教育,已為25300名考生,提供[自考、成考、遠程、國開(電大)]專本學歷提升服務。”在微信公眾號“成人教育”菜單欄里,還介紹了什么是“遠程教育”“高等教育自學考試”,其推薦的專業涉及“北京理工大學”“北京交通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京語言大學”“北京財貿職業學院”“長春工業大學”等多所學校的專業。

  有學員致電過北京理工大學繼續教育學院和北京交通大學自考辦詢問,兩家學校的工作人員均表示沒有和上諾教育有直接合作。

  此外,記者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上諾教育于2013年1月18日成立,公司住所在北京市朝陽區大魯店文化街16號3幢2層2095。該公司先后兩次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2018年,因未依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第八條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今年5月6日,因登記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

  天眼查App搜索結果顯示,該公司曾用名為“北京鄧迪華育國際教育咨詢有限公司”,2018年3月2日更名為現名,公司法定代表人原為孫聰,后變更為潘玉梅。潘玉梅還是一位外地的個體戶經營者,經營小吃服務。

  有律師告訴記者,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欺騙方法騙取他人數額較大財物的行為。這家公司如果本身就沒有履行教育培訓的資格能力,卻謊稱可以提供輔導,乃至可以幫助學員成功取得學歷學位,故意欺騙學生財物,涉嫌構成詐騙罪。“如果學員認為公司構成詐騙并且確有證據,可以報警。”

  記者了解到,目前有學員已陸續去北京市朝陽區呼家樓派出所和朝陽分局經偵大隊報了案,這些學員繳納的學費每人約一兩萬元,有的三萬元以上。

  成人教育監管也應建立黑白名單制度

  陳音江說,過去打著教育咨詢、教育科技的幌子,做教育培訓的機構很多。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一些沒有辦學資質的教育機構超范圍經營,同時還采用“培訓貸”方式,讓消費者“背負”可能產生的信用違約風險,這令消費者維權難上加難。

  記者發現,從2017年開始,教育機構“違約”“跑路”的現象時有發生。在媒體的公開報道中,2017年12月,新思路培訓學校和北京巨人時代相繼被曝出“人去樓空”,學員學費難以追回。

  陳音江指出,這類事件的監管難點在于許多教育機構是通過正常的商事登記注冊的,在經營范圍中并沒有教育培訓資質,只有教育咨詢。“從企業注冊上看,沒有太多問題,但實際經營上,就會超范圍違規經營。”

  工商部門很難發現后續問題,而涉及到教育培訓,是教育部門負責監管。即使去派出所立案,如果公司相關人員沒有跑路,消費者也只能通過民事訴訟的方式去維權。而一旦公司跑路,找不到人,那么維權可能遙遙無期。

  在陳音江看來,近年來,國家一直在加強教育機構監管,一些地方還出臺了民辦教育培訓機構的辦學標準、管理辦法。但整治的重點多是中小學教育機構。“現在看來,成人教育監管也要借鑒中小學領域的監管舉措,建立黑白名單制度,對用預付費方式收費的機構要有門檻。

  “在消費者交錢和經營者提供服務中間是有一個時間差的,由此,很容易產生違約、跑路等不同程度的風險。”陳音江建議,成人教育、職業培訓類的教育機構如開展預付費,對其資金要嚴格監管。機構需要達到一定規模、有相應的擔保機構,才能采取預付費模式,而且預付費應該按季度收取。

  此外,陳音江認為,教育部門、市場監管部門要做好銜接,進行聯合執法,并把一些專項整治的工作機制,應用到日常監管中,嚴格杜絕這種機構違規進行教育培訓,同時,如果消費者去市場監管部門投訴,市場監管部門千萬不能“踢皮球”。

  有離職的上諾教育員工向記者透露,不久前,該公司一位在職員工說,公司已經在朝陽區十里河找到了新的辦公點。許多學員仍寄希望于上諾教育能主動退費。還有一些學員陸續接到其他教育機構打來的電話,同樣是向他們推薦學歷提升。

  一些學員搜索招聘網站發現,曾經在博學教育機構的員工,還曾經在其他跑路的教育機構干過。他們猜測,有的員工也是一家出事之后跑到另一家繼續干,他們不知道自己的信息是不是就這樣被販賣了,很是擔憂。更擔心的是,如果上諾教育的人換了個公司名稱繼續違規做教育培訓怎么辦。

  但經此一事,他們明白,只有通過正規渠道報名學習,才是最安全最靠譜的。

  (應采訪者要求 文中學員姓名為化名)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寧迪 實習生 孫吉 來源:中國青年報

網友評論

網站簡介 | About BBRTV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會員注冊 | 中文簡體 | English | ti?ng Vi?t Nam | ???????

廣西廣播電視臺 版權所有

中国梦二肖两码中特